穷途末路的挣扎(下)   另类笑话   点击:加载中
穷途末路的挣扎(下) “啊!不知道!啊!”还没有走进刑房,杜仲俊就听到了女警官的呻吟。虽然是痛苦的呻吟,但杜仲俊不得不承认,声音还是很清朗悦耳。  半个小时的严刑拷打没有得到任何效果,使得杜仲俊已经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对付她了。毕竟,作为L市的黑帮,还远不及顾老三一夥。而赵剑翎这样的精锐女警官,已明显超出了杜仲俊所能对付的范围。  杜仲俊推开了刑房的门,只见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被吊在了正中,两个歹徒一前一后,不停地用木棍抽打着她的腹部和背部。  女警官的汗衫在遭到拷打前就被歹徒们剥去了,赤裸的上身只剩下胸衣勉强遮掩着尖挺的乳峰。赵剑翎的玉体上几乎找不到任何缺陷,白皙的肌肤、标緻的曲线、圆润的肩头、紧绷的腹部都展示了出来,看得杜仲俊也不禁有些发呆。  女警官的凉鞋也被歹徒们除去了,一双白皙纤秀的光脚颇为引人注目。她的双手被拉过头顶捆绑了起来,吊在空中垂下的一根绳索上。由於被吊得很高,赵剑翎只能踮着脚站立着,依靠脚趾扣住了地面。每一次木棍抽打在她的身上时,她都必须艰难地维持身体的平衡。  由於是在裸体的状况下被歹徒们严刑拷打,赵剑翎那秀气的脸庞上充满了羞耻的神色。她的乌黑的秀发凌乱地披散着,嘴角溢出了鲜红的血迹。木棍击打在她那冰清玉洁的身体上,使得她微微一颤,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杜仲俊一挥手,两个行刑的歹徒立即停了下来。长时间的严刑拷打,不仅使被擒的女警官疼痛难忍,也使得歹徒们感到了双手发酸。虽说拷打武艺高强的裸体女警官是一种很难得的乐趣,但毕竟在目前状况下最吸引他们的是那晶莹剔透的玉体。  杜仲俊一把抓起赵剑翎的秀发,和先前在客厅中受到凌辱时一样,虽然女警官已经在拷打下变得疲惫不堪,但她还是不屈地弓起右腿,用膝盖撞向了歹徒。吃过一次亏的杜仲俊此次自然有所防备,他空闲的另一条手臂架住了赵剑翎的攻击,顺势将她的左腿揽住,同时抬起了右脚,猛踩在了她的左脚上。  “啊!”  女警官的左脚脚趾被男人的皮鞋紧紧地压着,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从脚趾尖传来。杜仲俊的心头升起了一股折磨的欲望,右脚缓慢地辗动着。  杜仲俊道:“赵警官,你不说出密码,就只好受点苦了。这滋味好受么?”  “啊……不知道……啊……”  男人的皮鞋在赵剑翎柔嫩的脚趾上用力地辗着。女警官发出了悠长而痛苦的呻吟声,清秀的脸庞渐渐地扭曲了起来,汗水不停地从额角渗出。  “把绳索放低一些。”  接到了杜仲俊的命令,歹徒们将吊着女警官的绳索松开了大约半尺。眼看着她那原先被紧紧吊住的双臂略有活动的空间,杜仲俊突然松开了右脚,踢在了赵剑翎的左腿上,同时放开了她的右腿。赵剑翎顿时支持不住,双腿向后滑开,脚背着地,上身勉强保持着竖直的状态,但下体则早已倾斜在地。所有的支持全部吊在了手腕上。  当看到女警官的胸衣边缘裸露出白玉晶莹的胸肌之时,杜仲俊产生了一种立即将她强奸的冲动。他的手立即抓上了赵剑翎那尖挺的乳峰,隔着薄薄的胸衣捏了起来。  “尊敬的赵警官,你究竟说不说?面对一个像你这样的女警官,我实在不敢保証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欲望。”  “啊!住手!啊!”  在失去反抗能力的状况下被男人肆意地侵犯着双乳,女警官羞耻地呻吟了起来。虽然和一天前在被注射催情剂的状况下遭到无数歹徒的轮暴和晚上被胡济东强奸相比,这算不了什么。但连续的受辱使她对任何的侵犯都无比地抵触。  尽管被捆绑着,但赵剑翎还是剧烈地挣扎着赤裸的身体。杜仲俊感受着她的双乳的柔软和丰富的弹性,渐渐地疯狂了起来。他的手顺着光滑的肌肤游荡到了女警官的腰间,扯开了她的长裤。  “不要!啊!”  羞耻的呻吟声中,黑色的长裤沿着那线条优美的大腿向下滑去,即使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也被这即将遭到强奸的恐惧所压倒。赵剑翎挣扎着、呻吟着,但男人的手并没有退缩,她的乳峰、阴部不断地被杜仲俊隔着内衣抚摸着,而半裸的臀部更是不时地被男人的魔爪肆意侵犯。  就在这时,一个人跑了进来,道:“老大,外面有两个顾老三的人,说是要你交出赵剑翎。”  正沉浸在凌辱被擒的女警官的兴奋之中的杜仲俊突然听到了这个消息,不禁大吃了一惊,已经汹涌澎湃的性欲顿时锐减。毕竟,顾老三的势力不是杜仲俊所能够比拟的。如果和顾老三发生冲突,他不会有什么好处。  “啊!”  不甘心的杜仲俊在女警官的乳尖上重重地捏了一下,转身道:“我去看看,你们好好地照顾赵警官,不要让她太寂寞了。”  ***    ***    ***    ***  杜仲俊竭力把究竟是哪个手下泄漏消息的想法排出脑海。经过他的观察,顾老三的手下似乎完全确定了赵剑翎落在了自己的手中,而不是任何的猜测。这只可能是因为自己的手下中有人把消息泄漏了出去。  现在一切已经无法挽回,为了不和顾老三起冲突,他只有献出刚抓到手的女警官。不过,在他亲自出面之前,他还是命令自己的手下先拖延上半个小时,因为杜仲俊需要这些时间,以得到女警官的身体。  “砰”的一声,刑房的门被重重地撞开,围在赤裸的赵剑翎周围的几个手下吃惊地望向门口,发现是杜仲俊之后才驱除了心中的惊慌。众人立刻让出空间,让杜仲俊直视被捆绑的女警官。  “老大,你回来了。”  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赵剑翎已经被歹徒们凌辱得不堪入目了。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背后,被两个歹徒架着坐倒在地上。胸衣的左肩带滑到了手臂上,尖挺光洁的左乳几乎完全裸露着,红色的乳头挺立着,吸引住了杜仲俊的目光。  赵剑翎的一双玉腿分别被另两个歹徒架着,窄小的亵裤上沿显然被拉扯过,已经从腰下被卷到了臀部的最宽处。凌乱的秀发、剧烈的喘息,足以証明女警官的受辱。  杜仲俊野蛮地冲到了赵剑翎的面前,一把抓住了她的下巴,直视着她那充满了愤怒和屈辱的双目,狠狠地道:“赵警官,我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不过想来也应该够了。像你这样好身材的女子,我以前还从来没有看见过,今天我不会放过你的。”  话音一落,杜仲俊立即伸出淫邪之手,随着女警官那充满了羞耻的呻吟声,半截背心胸衣的右肩带也被拉到了右臂上,看着那对完美挺拔的玉乳,每个歹徒都涌起了无比的欲望,但是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机会了。  杜仲俊似乎已经没有时间把女警官的内衣裤完全剥下来。赵剑翎的亵裤被扯到了脚踝上,胸衣也留在了乳峰之下。不过女警官三点全露的景像已经足以另所有的男人疯狂。  “啊!不要!啊!”  被活擒的女警官奋力地挣扎着,扭动着赤裸的玉体。她的胸部完全落入了杜仲俊的掌握之中。如果说隔着胸衣抚摸乳峰只能感受到柔软和弹性,那么现在玩弄赤裸的玉乳还能使他享受到白皙光滑的肌肤所带来的美妙的感受。  其余的歹徒们只能瞪大着眼睛,咽着口水,牢牢地按住这个冰清玉洁的女警官,以控制住她的挣扎幅度。由於裸露的上体被绳索捆绑着,双脚又被扯下的内裤缠住,赵剑翎的反抗能力根本不是歹徒们的对手,空有一身高强武艺的她被杜仲俊肆意地侵犯着。  “畜生!住手!啊!啊!啊!”  裸体的女警官叫骂着,但渐渐地,叫骂声转为了剧烈的呻吟和沉重的喘息。毕竟和前晚遭到胡济东强奸不同,胡济东的施暴过於粗鲁而缺乏耐心,虽然毫无困难地强行佔据了她贞洁的身体,但并没有使她的身体或精神产生任何崩溃的迹像。相比之下,尽管时间较为紧迫,杜仲俊却花费了更多的时间用於性挑逗。  乳峰的尖端很快坚硬地挺立了起来,女警官的挣扎和呻吟也变得愈发剧烈。在杜仲俊不厌其烦的挑逗下,赵剑翎只觉得一阵阵剧烈的性刺激不断地冲击着自己的身体,虽然她竭力保持镇定,但生理上的反应却完全不受控制。  敏感的体质使她那冰清玉洁的身体逐渐地发生了变化,阴毛稀疏的阴部,渐渐地流淌出了闪亮的液体。但赵剑翎的目光依旧坚定,锐利地怒视着强行凌辱她那赤裸的身体的歹徒。杜仲俊的手下虽然颇想对她的生理反应作出嘲弄,但看到了她的眼神之后,都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啊!啊!啊!啊!”  在杜仲俊的强行凌辱之下,女警官只能痛苦地呻吟着,被歹徒们牢牢按住的裸体不断地扭动着。身体已经崩溃了,现在她必须集中精力抵御性欲和快感的产生,如果思想上再有任何的松懈,也许精神上也会被征服。  幸好杜仲俊没有太多的时间,眼看着继续地挑逗不能进一步加强女警官的反应,男人决定好好地利用剩下的时间。他放开了赵剑翎的乳峰,按着她的膝盖,开始了行动。女警官蜷曲着双腿,脚踝处缠着自己的内裤,她的膝盖被压着分向两侧,腿部构成了一个菱形,大腿之间完全暴露了出来。  杜仲俊解开了自己的裤子,用生殖器对准了女警官的阴部,嘲笑道:“赵警官,你大名在外,是我们东南亚黑道中人的头号大敌。听说你有好几次都被敌人生擒活捉,对於被人强奸的滋味,想必不会陌生吧?哈哈!”  男人的嘲讽如利剑般刺在了赵剑翎的心头。如果她不是女刑警,她就不会遭遇被歹徒们活擒的危险。如果她不是身居要职,也不会成为歹徒们的攻击目标。如果她不是在东南亚一带享有盛名,在被擒之后至少不会加倍地遭到凌辱。  歹徒们无法从她的嘴中得到想要得到的消息,就只有用最残忍的手段摧毁她身为女刑警的尊严。守身如玉的贞洁女警官,竟然被歹徒们强奸了成千上百次,如果不是因为她生性开朗乐观,女警官早已在歹徒们的折磨下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但赵剑翎却能在每一次的受辱中坚持下来。虽然歹徒们可以强行佔有她的身体,甚至征服她的精神,剥夺她所有的尊严,却依然无法动摇她的正义之心,抑或是影响她贞洁的性情。  以前的她至少还能找到那一丝幸运,每次惨遭凌辱之后,女警官都得以顺利地复仇,但现在的一切都显得那么黯淡。顾老三和那群邪恶的歹徒们聚集在一个最为黑暗的地区,即使是营救其他被擒的女刑警都如此困难,更何况是要手刃仇人?在V国,失去了各种支持之后,孤身的赵剑翎在各种不法之徒的巨大势力下难寻半寸安身之地。但精锐的女警官知道,她必须勇敢地去面对这一切。  “畜生!你不会有好下场的。啊!”  随着那淒厉的呻吟,男人的生殖器深深地插入了女警官的体内。由於赵剑翎的阴道已经被淫水所湿润,虽然内部很紧,但对男人而言插入并不太困难。随即杜仲俊就在她的体内猛烈地抽插了起来。  “啊!啊!畜生!啊!畜生!啊!”  精锐的女警官在歹徒的强奸之下痛苦地挣扎着,呻吟中夹杂着骂声。虽然杜仲俊在奸淫她的过程中没有遇到什么困难,但赵剑翎还是可以感受到下身传来的难以忍受的剧痛。不过这种剧痛也使得她那紧绷的神经得到了缓解,毕竟在现在的状况下,贞洁的女警官感受到的是更多的痛楚,不容易再产生性欲或快感。  杜仲俊眼中看到的是洁白无暇的玉体不断的颤动,耳中听到的是那淒厉却悦耳的呻吟,想到自己正在强奸的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一种征服的快感涌上了心头。  女警官那被绳索捆绑的裸体如此完美,冰清玉洁和极度性感竟能在同一个少女的身上结合得天衣无缝,杜仲俊觉得自己实在是非常地幸运。随着脑海中欲望进一步加强,他俯下头,一口咬住了赵剑翎的乳峰尖端,疯狂地吮吸了起来。  “啊!啊!畜生!你不得好死!啊!”  女警官那秀气的脸庞顿时扭曲了起来,她的头不断地摆动着,乌黑的秀发随之飘荡,渲泄着可怕的痛苦。除了杜仲俊迷失在奸淫她的快感之中,其余的歹徒们都被这刺激的场面所震慑,一个个都窒息地说不出话来。  赵剑翎尽力渲泄着来自下身和胸部的痛楚,绝望地反抗着。但是杜仲俊毫不留情地对她进行着强奸,每一次生殖器在体内的抽插和牙齿对胸尖的撕咬都猛烈地刺痛了她。生理反应完全不受控制,而精神上更要忍受被强奸的屈辱。她只希望这强奸能够尽快地结束。  一股暖流在她的体内爆发,杜仲俊突然松开了吮吸着女警官玉乳的嘴,同时抽出了自己的生殖器。只见赵剑翎的乳头略微有些红肿,上面还遗留着男人的牙印,阴部流淌着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状况惨不忍睹。  赵剑翎喘息着,但依旧坚强地道:“你这畜生!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杜仲俊淫邪地笑了起来,道:“赵警官,等一会儿我会把你送到顾老三的手里。你还是多考虑考虑自己的下场吧。一位精锐的女警官,究竟是从此沦为性奴或卖淫的妓女,还是老老实实招供,然后当顾老三的压寨夫人?哈哈哈!”  女警官怒不可遏,大声骂道:“住口!你们这群恶魔,就算我不能将你们铲除,总有一天你们会受到报应的。”  杜仲俊看了看錶,道:“没想到赵警官体力这么好,被强奸了一次还这么精神。既然如此,现在还有不少时间,不如我们再来上几轮,怎么样啊?”  只见杜仲俊说着,下身的生殖器又渐渐地挺了起来。赵剑翎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欲望极强的歹徒,坚定的目光中也闪过了一丝恐惧的神色。  “你……你这畜生!只会折磨女人算什么?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杜仲俊冷笑道:“赵警官说对了,我的确只会折磨女人。”  话音一落,男人的生殖器再度插入,同时张嘴咬住了女警官的另一乳头,开始了新的一轮强奸。  “啊!啊!啊!啊!”  赵剑翎挣扎着被捆绑的裸体,她的全身都被歹徒们按着,面对新的一轮强奸根本无法倖免。剧烈的刺激瞬间又再度袭来,佔据了她的脑海。在先前的强奸过程中,她已经发生了很强烈的生理反应,此刻再度被奸淫,更是下体淫水横流、乳头坚硬地挺立着。  敏感的体质、强烈的生理反应、以及歹徒对她的敏感部位的挑逗,再度构成了产生性欲的威胁。女警官集中精神,以防止在精神上产生快感。受此影响,她再也无暇在痛苦的呻吟中对歹徒们进行痛骂了。  虽然被顾老三折磨了很多次,她已经熟悉了这种考验,但现在,女警官还是倍感压力。很明显,这是由於一天前烈性的催情剂和轮奸中的一次次高潮所遗留下来的恶果。赵剑翎知道自己必须挺过这一关,如果连简单的强奸都能使她彻底崩溃而产生高潮,那么此后重新落入顾老三的手中,她也许会被各种性虐待的手法彻底征服,直至沦为性奴。  坚定的意志、刚毅贞洁的性格,使得女警官的精力高度集中了起来,依靠呻吟和挣扎的渲泄,虽然无法控制住自己的生理反应,但她逐渐使得自己的精神摒除了不断冲击的性刺激所带来的影响,任由男人的精液不断地射在了她的体内。  杜仲俊悠闲地拉上了自己的裤子,看着不停地喘息着的赵剑翎。精锐的女警官侧身躺倒在地上,赤裸的身体依旧被捆绑着,双腿之间和臀部到处都是白色的液体,两颗红宝石般的乳头微肿着,一双尖挺的乳峰随着粗重的呼吸起伏不定。  虽然这个容貌清秀、气质纯洁、身材绝佳、武艺卓绝的女警官马上就将不属於他了,但男人还是十分满足。半个小时利用地十分充沛,赵剑翎被他翻来覆去地强奸了五次,其中一次是肛交,对於杜仲俊而言,这样的好事是事前无法想像的。  杜仲俊带着几个手下走出了刑房,最后扔出了一句话:“时间到了,我先去见顾老三的手下,你们收拾一下,把她带出来。”  “是!”  刑房中最后只留下了两个歹徒。眼看着武艺卓绝的精锐女警官已经被折磨得不成样子,虽然不是他们亲自动手的,也都产生了一种已经征服她身体的快感。两个人把赵剑翎的胸衣拉回原位,勉强遮掩住裸露了很长时间的胸部肌肤。歹徒们根本不顾女警官的阴部还源源不断地涌出淫水和精液,把被杜仲俊扯到脚踝上的内裤拉了上来。  随后,两个人扭着她那双被反绑的手臂,将她往刑房外押出去。由於刚遭到了杜仲俊长时间的剧烈强奸,女警官的阴部依旧疼痛不已,被两个歹徒押着向外走的时候更是动作缓慢,引来了男人的一阵推搡和嘲笑。  其中一人道:“赵警官,你最好动作快一些,顾老三的手下还等着呢。没有想到你一身高强的武艺,被我们老大这么玩上一阵就连路都走不动了,哈哈!”  另一歹徒淫笑道:“兄弟,你说我们把像赵警官这样冰清玉洁的年轻女子就这样赤裸着身体交到顾老三的手中么?要不要给她找点衣服裤子穿?”  歹徒伸手在女警官半裸的臀部上重重地拧了一下,道:“当然是要光着身体送过去。要不是剥光衣服,怎么能够看出赵警官的身材有这么标緻?”  “哈哈哈!不过赵警官听说是被顾老三从C国抓到V国来的。而且已经被监禁了好多天了。顾老三的手下每天都可以看到赵警官赤裸着身体的样子。至於她的身材有多好,他们想必比我们清楚多了。”  说到这里,两个歹徒都淫邪地大笑起来。赵剑翎虽然又羞又愤,但她必须忍受着,直到找到脱身的机会,双眼紧紧地盯着走道边桌子上的一把锋利的刀片。  当三个人走过桌边时,两个歹徒显然还沉浸在用言语羞辱贞洁的女警官的乐趣之中,浑然忘记了她那双还没有被绳索捆绑住的赤足有着相当的反击能力。  在两个歹徒的押解下,赵剑翎已经缓慢地走到了最佳的位置。突然间,她的身体向右微微一侧,左侧的歹徒只觉得手上的着力处瞬间一变,正愕然间,女警官匀称的大腿依然抬起,重重地撞在了右侧的歹徒的腹部。  “啊!”  被赵剑翎的膝盖击中,歹徒捂着腹部向后退,但女警官身体凌空飞跃,另一条美妙的玉腿随即扬起,纤美的赤脚已经踢在了歹徒的胸前。虽然赤裸的玉脚不能将歹徒重创,却也足以将他踢得连退了两步。赵剑翎那美得令人窒息的裸体在空中微微一折,落下时恰好被捆绑在背后的双手抓到了桌上的刀片。  直到此时那个没有受到攻击的歹徒才缓过神来,他迅速地踏上了两步,双臂直卡赵剑翎的咽喉。事实上,被俘的女警官受尽了歹徒们的凌辱和蹂躏,体力消耗极大,上身又被绳索捆绑着,要和两名歹徒搏斗,毕竟力所不及。此刻双脚刚落地,不及反击,咽喉已被歹徒扣住。  “唔……”  歹徒手上猛地发力,女警官只觉得双眼发黑,呼吸顿时急迫不已。赵剑翎和身高马大的歹徒比起来,显得身材娇小,被卡着脖子,身体竟被带离地面,只靠一双玉足踮着才能支撑住。  刚才被赵剑翎攻击的歹徒此刻也缓了过来,正处在动手的歹徒的身后,连忙道:“兄弟,别下毒手,这个女警官可是要活的。”  但就在同时,意外发生了。卡住赵剑翎咽喉的歹徒突然一声惨呼,双手也松开了。另一歹徒正不明所以,突然只见眼前寒光一闪,才明白过来,但已经太晚了。
评论加载中..